当前位置:首页> 教育家

廖文胜

添加时间:2011-02-07   作者:admin  来源:admin


 

        廖文胜,重庆市巴蜀小学校长,国家教育部进入“当代中国教育家”项目中最年轻、也是西部地区惟一的一位,廖文胜个头不高,显得很精干,说话直截了当。尽管见面前已经有朋友作了简单的介绍,但这位“当代中国教育家” 的年轻,很多朋友对廖文胜这么年轻就当上名校的校长也表示过怀疑,他们不知道,廖文胜其实23岁就学习当校长了。

     廖文胜的家乡在合川县一个小乡村。1982年,他考上了合川师范学校,选修绘画。1985年毕业时,合川师范附小的美术老师调走,空缺了一个美术教师的名额。当时,师范学校推荐了包括廖文胜在内的3名毕业生去应聘,师范附小的校长看完三人的简历后,把廖文胜留了下来,原因有些莫名其妙,“老师的娃当老师,再差都有七分!” 
    廖文胜曾任中国教育学会常务理事、中国教育学会小学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、教育部“更新教育观念”全国巡回报告团成员、重庆市巴蜀小学校党总支书记、校长,重庆市教育学会副会长等职务。作为一名美术教师出身的校长,廖文胜是中国儿童美术教育改革的探索者,他所带学生创作的135件儿童美术作品参加了日本、美国、英国等24个国家的国际儿童画展览。1994年获四川省颁发的“小学特级教师称号”,2002年被评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,2004年获教育部“当代教育家”称号。
    合川师范附小是合川的重点小学,一个毫无背景的人要想在重点学校站稳脚,已经不容易,更何况,前任美术老师的教学非常优秀,已经给廖文胜“制造”了一个难以逾越的高岗。廖文胜随时都在思考怎样才能突破这个美术教育的高岗,最后,他选择了版画。
    他将学校的一间杂物室清理出半边来作为画室,并在学生中挑选了10名5-10岁的儿童组成兴趣班,开始了艰难的探索。兴趣班的学生不用交一分钱培训费,学习的时间是每天下午放学到晚上9点。由于学校地处城乡结合部,很多孩子都住偏远的农村,因此,他每天晚上都要挨个把学生送回家。由于儿童的手指力量小,使用传统的版画工具容易受伤,于是,廖文胜开创性地使用了吹塑纸替代木板作为版画材料,这样,“不但避免了儿童创作版画的劣势,而且,由于孩子们在吹塑纸上创作以后老师就无法进一步加工,更多地保持了儿童画的童真。”这一创新,开创了当时中国版画界的新路。
     1987年4月,廖文胜将只有6岁的学生陈轶的一幅版画作品《共伞》寄向“波兰彼尔纳国际儿童版画大赛”组委会,就再也没有放在心上。谁知,一个多月后,校长突然通知廖文胜,合川县教育局局长、县文化局局长已经来到学校,赶快去见面。见面后,他们向廖文胜祝贺,廖文胜莫名其妙。经过解释,他才知道,寄出去的作品一举夺得波兰彼尔纳国际儿童版画大赛惟一的大奖。1990年,廖文胜23岁,前任校长退休,他众望所归地走上了师范附小校长的位置。
    1993年3月,廖文胜被调到巴蜀小学做了一名普通的美术老师。从头开始,他又找来5名9岁左右的小孩从头辅导。一年以后,这5个孩子在文化宫举行了“5人学生义卖书画作品展”,所获得的1万多元收入全部捐赠给希望工程。由于廖文胜的出色教学,1996年,他升任巴蜀小学副教导主任;1999年,升任副校长。
2000年8月3日,市教委领导突然找廖文胜谈话,由于巴蜀小学的校长即将退休,准备委以他重任。当天晚上,廖文胜一夜未眠。当时巴蜀小学的状况是:学校与开发商合作开发的公寓房产出了问题,购房的业主迟迟接不到房子,频频找学校理论;学校教师的人心也因此比较涣散。“当时,连新学期能否按时开学都无法确定。”廖文胜进入了当时的情景之中。
    8月17日深夜,刚接任校长不久的廖文胜突接到电话,是办公室打来的:后勤主任被业主软禁在小会议室里,非要等校长出来说清楚才放人。听到这个消息,廖文胜头都大了,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。连夜向教委领导汇报情况后,他决定冒险去向业主作解释。
    凌晨3点,他赶到小会议室。这一去,就是5天5夜,不管怎么解释,对学校已经失去信任感的业主就是不放人,除非马上交房或退款。天明了又黑了,3天之后,廖文胜感到“里里外外的声音越来越模糊、?嚼丛讲荒苤С抛约旱纳硖?rdquo;,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劳累、饥饿、疲惫和无助,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当他醒来时,正躺在小会议室旁边的多功能厅,手臂上打着点滴,周围有一堵人墙——学校的男老师用他们的身躯守护着他们的校长。这次事件发生后,廖文胜感觉到的是一种责任。“这件事情必须尽快解决,以时间换经费、以时间换发展,否则,巴蜀小学要被拖垮。”他果断地采取两条腿走路方法,一方面,通过诉诸法律,了结与开发商的法律关系;另一方面,学校倾其所有,筹集800余万元退还了业主的购房款。同时,他以向开发商分期付款的方式,将老师的房子也置换到花园小区。“剩下的,就是自身发展的问题。”

营销风波
        由于公寓事件一拖就是几年,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多对巴蜀小学不利的舆论影响,接下来廖文胜要做的,就是重塑学校的形象。他想到了了手提袋,“将巴蜀小学学生们灿烂的笑容印在袋子上,让孩子和家长提着,一定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” 然而,这道风景线推出后却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,招来教育界同仁的?钌?黄?mdash;—教育一直以来都是卖方市场,被称为“ 市场经济改革最后一块堡垒”。而巴蜀小学却打破常规,最先用营销的手段传播学校。
        对于教育同行的指责,廖文胜不以为然,“学校是文化单位,我们营销文化,营销教育产品,有什么不对?”随后,他在巴蜀进行了一系列有违学校常规的改革,最先聘请专业的保安公司,最先聘请专业的保洁公司,最先聘请法律顾问……“ 把不同的职能交给社会成熟单位,而学校只专心于教育,将更有利于教育的专业化。”他解释说。
        经过一系列的营销,巴蜀小学名声大噪。但是,第二阶段还有一项艰巨的任务,就是,强化教师的专业化素质。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2002年暑假,廖文胜又走了一着奇招。当时,正值中国新一轮课程改革,“所有老师站在同一起跑线上”。很多老师,特别是年龄越大、越优秀的老师,可能越不适应这一场颠覆性的改革。廖文胜提出,“教师能走多远,学生才能走多远。”他决定将全校141名老师带到中国师范教育的最高学府——北京师范大学接受培训。 这次培训活动总共花费50多万元。当时就在北京造成了很大的轰动。这之后,巴蜀小学形成了持续的培训机制,每年都要派老师外出学习,甚至到国外学习。现在,巴蜀小学已经进入“稳定品牌、强化细节”的第三阶段,廖文胜思考得更多的是,如何对小学的课程进行规划,“为巴蜀100年作课程规划”。他解释道:“不同的人生,应该接受不同的课程。规划课程就是规划孩子们不同的未来。 ——这是中国教育必须接受的挑战。” 但是,廖文胜坦言,在中国,要做到这一点太难,“我们的课程,80%是固定死了的,只有20%的自由空间。”
以小学生的综合实践课为例。教委的要求是,每周必须有3节课,而巴蜀小学却将这些课集中到一周上完,平常,只在每天下午上课前留出8分钟进行自主活动,形成了大、中小结合的课程形态。结果,教委来检查时,对巴蜀的作法提出了质疑。廖文胜反问,既然叫做综合实践课,课时分散,孩子们如何去综合,如何去实践?结果,教委同意了廖文胜的说法及学校的探索。
         廖文胜还举了一个小例子,一次,一个外国校长问他儿子:你长大了要干什么?你未来想从事什么职业?谁知,儿子一脸茫然,根本没有思考过。“这是中国教育最大的遗憾,要考什么就就学什么,为了一个好的学校,为了升学而学习。毕业后,孩子们就业难,即使就业了,专业不对口的也占很大比重。在英国,小学6年级就有职业辅导教师;到初中就开始选修课程,为大学读什么专业作准备;高中阶段,未来想从事什么职业,再选择相应的课程。——学习是为了生活,为未来的职业发展作规划。”他说。
     “这不但是孩子生命的浪费,也是国家教育资源的浪费。”廖文胜非常尖锐地指出,“我们的教育,就应该为孩子们未来的幸福生活作铺垫;同时,能不能让孩子们教育本身也成为幸福生活的一部分?所以,规划课程,就是规划人生,就是规划未来。”

会员登录

注册忘记密码